网站首页 > 资讯中心 > 新闻详情

只要中国能扬眉吐气,我于愿已足

24年前,香梅在《我与中国》序中写到



我在这个世界已度过了70个寒暑,在年纪大的人看来并不算长,在年纪轻的人看来并不算短。在这几度春花几度霜,多少辛酸,多少喜悦,又几多泪痕与欢笑的岁月中,我有幸走过了许多不寻常的旅途。这些难能可贵而又充满挑战的经验使我深深领悟到古人的哲理,那就是说:“有容乃大,无欲则刚。”这个训条,说来容易,实行颇难,能够做到十分之七八已是超人了。在美国的历史人物中我最敬仰林肯总统。他一生大我无私,实在是一位不可多得的领袖。


读诸葛亮的前后《出师表》,屈原的《离骚》,不能不对其产生无限的感慨。这是我在颠沛流离的学生时代就有的感受。读大学时已近抗战的未期,我的良师益友岭南大学国文系的吴重翰教授,对我的指引栽培,使我终身难忘。另外两位老师该是我的外子飞虎将军陈纳德,他虽是军人,但博览群书,尤其是有关历史的读物。由他指引我熟读了美国的历史,做为一个美国公民,俾益不浅。其次我有一位密友(已故)、权威律师,他做了四任总统的特别助理,和中国也有深厚的渊源。他协助了陈纳德将军飞虎队来华助战,是他说服罗斯福通过的援华计划,协助中国抗日,功不可灭。他灌输了很多法律知识给我,使我在美国的白人社会能占一席之地,而且敢作、敢言,能屈能伸,坚守信念与宗旨,为此能在三十年前开始鼓励华人参政。树大招风,在所难免,但我并不需要向任何人道歉,因为我于心无愧。路是人开的,前人种树,后人收果,是无可争议的事实,只要中国人能扬眉吐气,我于愿已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