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站首页 > 资讯中心 > 新闻详情

“陈香梅”写不尽的传奇

“陈香梅”写不尽的传奇

        ◎ 编者按
  在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阅兵式的观礼台上,当看到整齐划一的队伍雄赳赳气昂昂地走过来,装载现代化武器装备的车队开过来,陈香梅热泪长流。作为海外华人,她感到无比欣慰和自豪;而那难忘岁月中的诸多往事,也一幕幕闪现在眼前——
  ◎ 陈香梅简介
  美国国际合作委员会主席、中国海外交流协会顾问、中华全国妇联名誉顾问。1925年出生于北京,她是“中央社”的第一任女记者。后来成为抗日名将美国飞虎队司令陈纳德将军的夫人。她是著名社会活动家,为海峡两岸、中美关系沟通起了较大的作用。著有《往事知多少》《留云借月》《一千个春天》等。
  乙未中秋前夕,我在沪上金茂大厦拜会著名华侨领袖、美国“飞虎队”陈纳德将军夫人陈香梅女士。陈香梅此次来中国,是应邀参加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阅兵式的,在北京,习近平主席向她颁发了抗战纪念章。在电视上,见到年逾九旬的香梅女士坐在轮椅上,人也比以前胖了不少;三年多未曾谋面,陈香梅变化不小!我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感受,对她格外牵挂。
  与陈香梅交往已有20多年,她的谆谆教诲,她的知遇之恩,一直激励着我,我俩是真正的忘年交。在金茂大厦,一直担心她身体的我,松了一口气,我发现她虽然行动略微不便,谈锋亦不及当年,但气色还不错,思维依旧敏捷,记忆依然清晰。
  我问陈香梅,习近平总书记给你授勋时讲了什么话?她兴奋地答道:“习主席十分亲切,满面笑容,他双手紧紧握着我的手说:‘感谢您多年来为祖国所做出的重要贡献,请多多保重。’”香梅女士说获颁抗战纪念章,代表了中国对所有为抗战胜利付出努力的英雄们的肯定,她感到非常骄傲。当我问及在观礼台看阅兵式的感受时,香梅女士有点激动,她说看到整齐划一的队伍雄赳赳气昂昂地走过来,装载现代化武器装备的车队开过来,心里有说不出的高兴,几次流出了热泪,祖国强大了,被人欺凌的时代永远过去了,作为海外华人感到无比欣慰和自豪;而那难忘岁月中的诸多往事,也一幕幕闪现在眼前——
  1 重返桂林
  缅怀故人
  陈香梅出身名门,她的外祖父廖凤书与廖仲恺是兄弟,廖承志是她的舅父。她19岁成为“中央社”第一任女记者,在釆访陈纳德将军时,陈香梅为他的英雄气概以及打击日本法西斯、支援中国人民抗战的正义感深深打动,敬佩不已。因仰慕抗战英雄,成就了“飞虎将军”陈纳德与中国少女陈香梅的一段忘年情缘。22岁时陈香梅冲破世俗和家族的重重阻力,毅然与年长自己33岁的美国将军陈纳德相恋,结合,成为当时上海街头巷尾市民议论的大新闻。
  陈香梅说:“陈纳德是唯一的自始至终参加中国抗战的美国将军。他在华创建的‘飞虎队’,以桂林秧塘机场为前沿基地,用美军标准训练中国空军,痛击日本战机,给日本空军以沉重打击,战绩辉煌,威震敌胆。最初飞虎队只有45人,到后来发展到400余人,其中200多人在抗日战争中献出了生命。至抗日战争结束时,这支队伍共击落、击毁日机2600架,击沉、击伤敌舰船44艘,击毁军用商船223万吨位,击毙日军66700人,从根本上夺回了制空权。”这是多么显赫的战绩啊!陈纳德将军因此扬名世界。
  我问陈香梅你们怎么会到桂林去的。陈香梅说:“桂林是大后方,抗日战争时期,兵荒马乱,为了躲避日寇暴行,才十多岁的我就与众姐妹从香港跋涉数千里,一路上与难民相伴,历经磨难。时常有日本飞机的沿途轰炸,不少同胞被炸死,我们吃尽了战乱之苦,才抵达广西桂林避难。”真是有缘千里来相会,因为采访,陈香梅有幸结识陈纳德将军。
  陈纳德将军于1945年8月8日离开中国,在中国共生活了8年2个月零8天。1958年7月27日,陈纳德将军逝世,美国国防部以最隆重的军礼将其安葬于华盛顿阿灵顿军人公墓。他的墓碑正面是英文墓志铭;背面是用中文写的“陈纳德将军之墓”,这是阿灵顿公墓中唯一的中文文字。
  此次参加完阅兵式,陈香梅就携女儿陈美丽去桂林参观当年桂林秧塘机场美国“飞虎队”指挥所旧址,那里如今已成为美国“飞虎队”桂林遗址公园,不久前正式开园。
  走进遗址公园纪念馆,陈香梅第一眼就看到了矗立在纪念馆大厅中央的汉白玉雕像。雕像正中央表情坚毅的正是陈纳德将军。坐在轮椅上的陈香梅,深情凝望着英姿勃发的丈夫雕像,为他献上鲜花,向他轻轻点头,伸出手轻轻地抚摸他,眼眶早已湿润。陈香梅母女重返抗战英雄陈纳德曾经战斗、生活过的地方,追忆英雄的峥嵘岁月,祭奠在中国抗日战争中牺牲的飞虎队英烈,感慨万千。
  2 步入白宫
  从容参政
  陈纳德一生清廉,没有留下多少财富。他谢世后,才三十出头的陈香梅带着两个女儿,思绪一片迷惘,她说自己犹如落水者想抓一根救命稻草。痛定思痛,坚强的陈香梅决定开辟属于自己的天空——她虽以自己是陈纳德将军的夫人为傲,却不愿只是依赖陈纳德的名声。
  在美国种族歧视的白人世界里,只有坚持、勤奋、勇气和忍耐,才能站住脚。香梅女士在华盛顿乔治亚城大学城编写中英文字典,并学习演讲;她以个人经历和中国问题为题,在全美作巡回演讲;她的自传体英文版的《一千个春天》在纽约出版后,很快成为畅销书,一年之内重印20次。
  陈香梅步入美国政坛,纯属偶然。陈香梅才能出众,共和党和民主党都想将她罗致旗下。此时共和党成立所谓的少数民族委员会,希望她入党做少数民族工作。陈香梅提出一个先决条件,谁能够把车位给她拿回来,她就加入哪个党。原来,陈香梅在学校工作,本应属于她的车位,学校却配给了白人,这让她难以接受。后来,共和党帮她要回车位,她就信守诺言,加入了共和党。
  从此以后,陈香梅从容步入华人参政的社会。四十多年来,她先后成为白宫肯尼迪、尼克松、福特、卡特、里根、老布什、克林顿、小布什等八任总统的朋友。她最早出任肯尼迪政府难民救助总署主席,成为第一位进入白宫的华裔官员。尼克松政府时,她出任共和党行政委员和财务副主席。以后,她又以惊人的勇气和毅力进军政界、商界,孤身奋斗,百折不挠,成为美国当时最成功的华裔女性。
  陈香梅总爱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,走到哪里就成为哪里的亮丽风景。她女儿陈美丽告诉我,小时候她问母亲为什么总要精心打扮,母亲说:衣着很重要,漂亮得体会吸引别人的目光,在白人的统治地方,更要让他们感到华人是美丽而有教养的。陈香梅经常出席美国参众两院等的重要会议,穿得艳丽一点,会议主持者就会注意到,当你举手时,你才有机会直接表达自己的政见,让社会了解你的想法,更好地为公众服务。
  3 穿梭两岸
  沟通中美
  陈香梅在海峡两岸及中美两国间知名度之高、活跃时间之长,恐怕无人出其右。邓小平曾说:“美国有一百位参议员,但只有一个陈香梅。”
  自尼克松总统叩开中国大门后,中美关系发生了历史性的转折。陈香梅回忆自己1980年第一次回中国的情景时说:“当时里根刚当选美国总统,希望和中国有所沟通,我成为这方面合适的人选。”
  时任全国人大副委员长兼侨委会主任的廖承志先生,和陈香梅早有书信往来,一别30年,他很想见一见这个时任美国共和党少数民族全国主席的外甥女。新中国驻美第一任大使柴泽民带来了邓小平的请柬,邀请陈香梅访问北京。陈香梅立刻向里根报告,里根任命她为总统特使。于是陈香梅带着里根的亲笔信访问北京。尔后的岁月,只要中美之间发生摩擦,人们总能看到陈香梅矫健的身影,她参与和见证了众多重大历史时刻,成为中美交流的友好使者。
  海峡两岸同胞交往如今成为常态,而且实现了直航。但当时由于人为的因素,两岸同胞骨肉分离,天各一方,被整整封闭隔绝40年。“听说,开放海峡两岸探亲最早是您提出来的,是吗?”对我这个问题,陈香梅略有所思后说:“开放海峡两岸探亲是我在同蒋经国先生会见时正式向他提出的。我对他说,很多人从大陆来台已四十年了,多数人已垂垂老矣,他们在大陆的亲戚、长辈也是七老八十的人,如果不让几十万1949年从大陆来台的人回家乡看看,可能再也没有机会了,这在历史上将是一件非常遗憾的事情。起初蒋经国对探亲的答复是‘此事牵涉很大’,沉默片刻后他又说‘可以考虑考虑’。后来我到中国大陆,向邓小平先生以及其他领导人提出同样的问题,北京方面明确表示可以考虑。”经过陈香梅多次传话,最后终于开放了台湾往大陆探亲访友。陈香梅说:“这件事使我非常高兴,许多认识与不认识我的台湾同胞,都写信向我道谢。当年接受我的建议并作出开放两岸探亲决定的蒋经国先生,生前多次流露想回大陆祭扫母亲墓的愿望,但最终仍未实现,这真是人世间的一件憾事。”
       “我相信任何困难都无法阻挡两岸同胞的交流,海峡两岸一定会统一,这是历史的必然选择。”陈香梅满腔热忱地希望两岸年轻人多交流,增加文化认同感,让伟大的中华民族永远屹立在世界东方。